IT时报记者 汪建君

近日,美团打车正式进入上海,高价补贴的策略着实给沪上的朋友带来一份份惊喜。

周末陪女友去商场,她说:“我用美团打个车吧,特别优惠。”这几天她连续收到短信通知:美团打车助您出行无忧,前4程单单立减12—14元;美团打车恭喜您成为特权大使,领取3×12元周五—周日立减券,带您嗨遍全魔都;办公室同事也畅谈起美团打车的话题,“我回家省了14块”“我来单位只花了一块五”……

一夜之间,沉寂已久的打车话题重新成为人们的谈资,不过主角不是滴滴而是转向了美团。作为TMD中的两员,美团和滴滴(另一个T是今日头条)无疑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后起之秀和超级独角兽,程维、王兴俨然成为明星企业家,二人关系也微妙复杂,既有乌镇煮酒谈笑论天下也有忌惮彼此相爱又相杀。

正如此次王兴高调进军上海,亮出补贴大战,勇夺出行市场,程维也毫不犹豫迅速予以有力回击,在滴滴App或手机短信上,到处可以看到诸如“滴滴打车,下班打车低至0元!越打越便宜,前4程依次立减9、10、11、12元!”的信息。

大打价格战在互联网企业发展史上并不新鲜,仅在出行市场,数年之前的滴滴和快车就已经上演过白热化博弈,尽管如此,在短期之内依旧为普通用户所乐见,毕竟打车便宜了——这也是让人欣喜、带动狂欢、炒热话题的根本所在。

然而,这样的光景能持续多久?见惯了价格补贴套路的中国用户,已然明白一切的补贴竞争终将走向巨头的垄断,那么此次美团再掀价格战,是一时狂欢还是平分秋色,最终打破出行市场一家独大的格局,形成彼此制衡的竞争之势?

按照王兴的说法,美团打车已经在进入城市拿到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,但价格支撑而起的市场必然需要大量的后续补贴,这对美团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压力和包袱。另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是,作为超级独角兽的美团,近期意欲在香港寻求上市,高调开拓出行市场,果真是为延展战略基本盘还是有意炒高公司估值,需要观察后续的“增值行为”。

与此同时,凭借价格补贴狂飙猛进,也引起了一些新的问题,正如滴滴区域运营高级总监孙枢近日发文所称:“补贴畸高会带来黑产和刷单,这会对整个出行业造成巨大创伤;同时允许大量外牌车涌入,不做安全排查,更是灾难性的风险。”

眼下,价格补贴激战正酣,性格刚猛的王兴看似志在必得,作为普通用户,笔者乐见出行市场呈现竞争态势,但仅靠高价补贴恐怕难以为继,最终的方式还是要走向服务与安全,无论美团还是滴滴,这都是它们的未来之路。

原标题:德国驻俄大使:柏林与莫斯科对话的大门仍敞开

中新网3月30日电 据外媒报道,德国驻俄罗斯大使吕迪格尔∙弗里奇表示,柏林对莫斯科仍然敞开对话的大门,同时希望与俄保持良好的关系。

俄罗斯外交部30日召见一系列国家大使,这些国家因斯克里帕利此前宣布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员。俄外交部向这些国家的大使递交抗议照会,并宣布俄方采取回应措施。

弗里奇在受俄外交部召见后说,保持良好关系符合德国利益,也符合德国和俄罗斯人民的利益。“我们敞开对话的大门。其次,斯克里帕利中毒案的背景下,俄政府应当采取措施,以便厘清事实并对合理的问题做出回应。”

3月4日,前俄英双重间谍谢尔盖∙斯克里帕利及其女儿尤利娅在英国索尔兹伯里被发现失去意识。据英国政府消息,导致斯克里帕利父女中毒的是A234毒剂,属于前苏联研制的“诺维乔克”类神经毒剂。英国指责俄罗斯与此事有关,俄罗斯对此坚决否认。

3月26日,欧盟16个成员国、美国、加拿大、挪威、阿尔巴尼亚、乌克兰等多个国家因索尔兹伯里中毒事件宣布驱逐俄外交官。美国不仅驱逐48名俄驻美外交人员和12名俄驻联合国工作人员,还宣布关闭俄罗斯驻西雅图总领事馆。

北京时间3月30日晚间消息,新加坡反垄断监管机构“新加坡竞争委员会”(以下简称“CCS”)今日表示,针对Uber将东南亚业务出售给新加坡竞争对手Grab交易,CCS有合理的理由怀疑这笔交易将阻碍市场公平竞争。

Uber本周一宣布,将把东南亚地区业务出售给新加坡竞争对手Grab。根据协议,Grab将把Uber的打车业务和送餐服务与自家业务相整合。与此同时,Uber将持有Grab 27.5%的股份。

对此,CCS今日在一份声明中称,已经对该交易展开调查,并提议采取一些临时监管措施,要求Uber和Grab各自维持交易之前的服务价格。此外,这些临时措施还要求Uber和Grab在新加坡不得采取任何与整合相关的行动。

对于CCS而言,这是一次相当罕见的行动。之前,CCS从未针对该国任何一项业务发布过临时监管措施。另外,CCS这些临时措施还规定, Grab和Uber不得相互交换对方的机密信息,包括定价、客户和司机等信息。

CCS表示,在接到这些临时监管措施后,两家公司可以以书面形式向CCS作出解释,并进行申辩。(李明)

原标题:湖北一名14岁女孩被继母杀害,半年前曾写作文“偷着长大”

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实习生 钟笑玫 李泽坤

“我不再是那个听父亲讲《三字经》的孩子了。”半年前,14岁女孩庆庆(化名)在校刊上发表《偷着长大》,讲述因为继母对钱管得紧,自己偷偷存钱,给父亲买生日蛋糕陪父亲过生日的经过。

庆庆再也无法陪父亲过生日了,3月24日,庆庆被继母杀害,如花生命戛然而止。3月30日上午,湖北公安县章庄铺派出所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()证实,案件发生在24日晚,女孩被其继母杀害,现凶手已被缉拿归案。

曾写作文《偷着长大》

庆庆被害的消息,让老师们震惊、惋惜。她的语文老师在朋友圈给这个小女孩写了一首诗,怀念已逝去的年轻生命。

这首诗这样写着:一朵鲜花的生命,陨落在一段失败婚姻的魔掌里,2岁的她就失去了母爱……

这个孩子上学期语文考了108分,全年级第一。语文老师看到喧闹操场一角安静的庆庆,还给她拍下一张照片,谁知道女孩周末在家中遭遇不幸,“明天叫我如何面对你的课桌和书包”。

庆庆的家庭不和,在她的作文里已经显露。她走后,老师们找到校刊上刊发的庆庆的作文,这是上学期学校征文评选出来的优秀作文,文章的名字叫《偷着长大》。

庆庆的作文  老师 供图庆庆的作文  老师 供图

“我不再是那个听父亲讲《三字经》的孩子了”, 庆庆在文章里介绍她的父亲,是一名普通的农民,忙完农活就去附近的工地找活,一年到头不得空闲,用并不强大的身躯支撑着这个“看起来完整的家”。

庆庆写道,她喜欢爸爸,但母亲不是亲生的,而且不喜欢她。

在文章中,庆庆为了爸爸年底的生日筹划了很久,但母亲对爸爸的生日并不理会,这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没有办法,因为家里凡事还是得听从母亲的安排,母亲对钱管得特别紧。有一次她想买一本期盼已久的书需要30元钱,结果母亲没有同意。

为了给爸爸过生日,她拿出了自己50元的私房钱,甩掉弟弟偷偷上街给爸爸买蛋糕。

文章里庆庆对给父亲送蛋糕的细节描写细致。父亲生日那天,天下着小雨。庆庆接到母亲的任务去给父亲送衣服,“这真是天助我也”,她跑到蛋糕店拿了蛋糕直奔爸爸工作的地方,在人群中发现了爸爸,“可怜的他年末也没有休息”。她用衣服遮住蛋糕,给了爸爸一个惊喜。爸爸的眼泪流了下来,一把抱住了她,静静地看着她,仿佛才认识似的,“此刻我感觉十分幸福”。她发现了爸爸头上的一根白发,小心翼翼拔掉,爸爸说:“女儿真乖,你长大了。”

庆庆在文章最后感叹道,她长大了爸爸却老了,不管以后怎样,都是女儿的好爸爸,女儿永远爱他。

2岁时生母去世

3月24日,星期六。

25日,得知庆庆被害的消息,老师、同学们,对这个身边活泼生命的逝去,惊愕、惋惜。

虽然,老师们对庆庆的家庭有所了解,但他们也没有想到,庆庆的继母会对她下毒手。

班主任王老师对《偷着长大》这篇文章记忆很深。3月30日,王老师告诉澎湃新闻,这篇文章是去年底,庆庆初二上学期写的。当时学校举行了一次征文活动,评选出来的优秀作文会刊登在校刊上。

此前,老师们对庆庆的身世有所了解。庆庆出生于2004年8月,这个女孩2岁时生母去世,后父亲和继母再婚后生下儿子,如今儿子已经4岁,平时庆庆和奶奶住在一起。

“没有接触过她的父亲和继母。”王老师说,学校报到和家长会,都是庆庆的奶奶参加。

庆庆在桌上写的座右铭。  王老师 供图庆庆在桌上写的座右铭。  王老师 供图

庆庆的勤奋也给王老师留下了深刻印象,他认为这孩子“非常勤奋”。庆庆进入他的班级时成绩中等,在近300名学生的年级中处于140多名,而上次期末考试庆庆已经上升到年级93名。庆庆身为班干部,总是在生活和学习方面起着带头作用。

在一个星期一的班会课上,王老师让学生以“为什么读书”为题在桌上贴自己的座右铭。庆庆写下的座右铭是:“上游,是勇士劈风破浪的终点;下游,是懦夫一帆风顺的归宿”。

案发现场的照片过于血腥,附近居民称,庆庆在睡梦中被害,身中多刀。庆庆被害的原因、细节公安县警方未详细介绍。

3月30日下午,庆庆奶奶告诉澎湃新闻,庆庆一直跟自己生活,并称 “这女的36岁”,当被问及庆庆和继母的关系如何时,老人泣不成声无法继续说下去。

庆庆被害的第二天,星期天晚上的班会课,王老师与班上的孩子们点起蜡烛,为她送行。

原标题:在海口参与绑架台湾老板,男子化名潜逃20年后落网

3月23日,海口中院开庭审理一起20年前的绑架案。受审的是一名中年湖北男子袁某。

20年前,袁某与同伙将前来海口旅游的台湾老板林先生绑架,并索要400万新台币。绑架案发生2天后,人质被解救,同案的4人先后被抓获。

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2017年5月,绑架案发生的近20年后,在同案人均已刑满释放后,化名“王春林”的袁某在湖北落网。今年3月28日,袁某涉嫌绑架罪受审,法庭将择日宣判此案。等待袁某的是法律制裁。

袁某现年46岁,湖北荆州人,高中文化。上个世纪90年代,袁某在海口认识了台湾男子温某。“他是老板,我是马仔”,袁某说,1998年正月十五过后,温某叫上他和王某军等人一起吃夜宵,并提出过段时间一个台湾老板林先生将来海口旅游,让他们绑架林先生索要钱财。温某还将林先生的家庭情况告诉了袁某。

公诉机关指控:1998年初,温某因林先生催其还款而怀恨在心,找到袁某绑架林先生。同年4月20日,温某电话告知袁某,次日林先生乘飞机到海口,要袁带人到机场辨认林,并约定温某帮拿行李之人为林先生。4月21日,袁某纠集王某军等3人到海口机场按事先约定辨认了绑架对象林先生。4月25日,温某告诉袁某其晚上陪林先生等人到新温泉歌舞厅玩。袁某便带一辆事先找好的出租车到新温泉大酒店门前等候。晚上9时许,袁某打手机叫温某下楼,告知其出租车是为绑架林先生而准备的,温给袁200元人民币后返回歌舞厅。袁某即安排王某军三人赶至滨海大道路段截车。当晚12时许,林先生等人从歌舞厅出来,温某便安排林先生及同行的两人上了袁某事先准备好的出租车。当该出租车驶至滨海大道临近海口文华酒店路段时,王某军等3人截停该出租车,强行上车,给林先生戴上墨镜,并戴上手铐,同时让其他二人不许乱动,将3人挟持到袁某事先租好的房间,分开看守。此后,袁某3人多次对林先生进行殴打、恐吓,索要400万新台币。

4月27日,林先生被迫打手机回台湾家里,让家人把400万新台币打到袁某提供的一商场账户。下午三时许,王某以“吴中宝”的名义到该商场欲取钱时,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,随即公安人员将3名人质解救。后公安民警又将王某军、温某等人抓获。

在王某去取钱时,袁某跟随在其身后。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,袁某曾以暗号通知王某军等人,让对方放人并逃跑,其自己则逃离了海南。随后的19年,王某军、温某等人均因绑架罪被判刑,后又刑满释放。袁某则使用假名,用“王春林”的虚假身份生活在湖北结婚、办驾驶证、台湾通行证等。2017年5月底,经公安机关网上对比,袁某的虚假身份被揭穿,其在湖北被抓获。

公诉机关认为,被告人袁某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,勒索新台币400万元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应当以绑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对于公诉机关指控,袁某否认知道温某与林先生之间的恩怨,称是受温某指使,否认纠集王某军等人,安排出租车、事先租房、提供账户,也否认殴打林先生等,并称自己交代不要殴打林先生等,此外自己的行为并没有给受害人造成损失,他愿意认罪悔罪,请求法院看在其家庭状况及悔罪态度从轻处罚。

袁某表示,自己潜逃的日子过得并不好,“我父母都80多岁了,我20年没见过他们了”。袁某说因为担心使用自己的真实身份会被抓,他一直不敢回家,只能用假身份生活。结婚生子后,妻子在家照顾孩子,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中,一个念幼儿园,一家四口的生计都是靠自己在外打工维系。袁某在庭审中陈述称自己在逃亡的过程中,自己一直在忏悔,并在1998年8月乘坐中巴时,曾以受害人身份协助警方抓获2名抢劫犯,有立功情节。 

来源:南国都市报